衡平法

香港於1997年回歸中國後,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律制度以基本法作為基礎。基本法第8條說明香港原有法律,即普通法、衡平法、條例、附屬立法和習慣法,除同基本法相抵觸或經香港立法機關作出修改歷史者外,將予以保留。

甚麼是衡平法呢?要了解衡平法,就先要從英國的歷史說起。

1066年法國諾曼人征服英格蘭,當時各地方有各自的法院,用各自的法律審理案件。至1164年,為促成國家使用一套共同法律(Common Law – 今譯稱普通法),英王亨利二世改革訴訟制度,建立了普通法法院,容許國民可以越過地方法院直接向普通法法院提起訴訟。而普通法法院法官根據過往判例,審判國民的糾紛。其後,普通法在全英國得到廣泛的適用和發展。

按照當時的普通法制度,當事人在普通法法院提起訴訟,須先向大法官申請以國王的名義發出的令狀。令狀載明訴訟的條件和類別,普通法法院法官只能在令狀的範圍內進行審判。但是令狀的種類和範圍都有限,因此,許多爭議往往由於無適當令狀可資依據,而無法在普通法法院提起訴訟。

普通法有一種「非此即彼、非黑即白」的特性,在應用於實際環境上時,常常出現一些不公平, 過於呆板的判決。還有,普通法對於違反契約或侵權行為的訴訟,只能判處損害賠償或准予回復動產與不動產,不能頒發執行令,強制履行契約,也不能頒布禁止令,防止重大不法行為的發生等。

到了13世紀末,普通法已經不能適應社會經濟發展的需要。因此,很多人感到忿忿不平之餘,常常向英王請願,國王便將一些案件交由大法官審理。

大法官審理案件時,享有很大的自由裁量權,他既不受普通法訴訟程式的約束,也不用遵循普通法的成例,無須陪審團,只依據其個人良心所認為的『公平』、『正義』、『合理』作出只約束訴訟當事人的判決。這樣在普通法體系之外,發展成一套以大法官判例的法律,稱為衡平法。

最典型的運用衡平法進行補救的行為是信託,委託人將財產轉移給受託人之後,受託人如果聲稱這些財產是他自己的,受益人在普通法上就沒有什麼補救,因為在普通法上,那些財產確實是受託人的,他是財產的法定所有者。但是,受益人可以請求大法官以衡平法干預,以實現他的權利。

又例如,甲向朋友乙借款100英鎊,並留下借據。一年後甲如數歸還,但出於對朋友的信任,甲未要求乙當面歸還借據,而是請乙將借據撕掉。事實上,乙一時大意,並未撕掉借據。又過了一年,甲乙兩人反目成仇,乙持甲的那張借據向法院起訴,要求甲還錢。按照普通法,法院依法只能判決甲(再次)償還乙100英鎊,因為按照當時的訴訟規則,普通法法院惟一接受的證據,就是那張應當撕掉卻沒有撕的借據!但是,如果按照衡平法審理,大法官可以發佈命令,要求乙將借據交給甲,命令乙不得就欠款一事向普通法法院起訴;如果乙已經起訴,並且普通法院已經作出了乙勝訴的判決,大法官可以命令乙不得執行判決。同樣地,如果損害賠償不是適當的補救,大法官可以命令當事人將原物返還,或者禁止當事人採取一定的行動。

第三個例子,甲欠乙一筆債務,甲去世前將一筆遺產留給乙,其價值至少與債務額相等,衡平法就會將這看成是甲償還債務。所以,除非有其他相反的意圖駁回這種假定,否則,乙不能既接受遺產,同時又起訴追討甲欠他的債務。 

衡平法是適用於民事案件的一種法律。初期的衡平法很不穩定,標準也不統一。15世紀初,大法官逐漸仿照普通法,發展出一套自己的規則和學說。 16世紀末,大法官的判決開始定期公佈,這樣大法官的活動越來越具有司法的性質,他的辦事機構變成了獨立的衡平法法院。

衡平法主要以公平、正義、合理的方式來處理案件,遇上與普通法所訂立的原則有所衝突時,衡平法法會考慮案件的實際情況,酌情作出決定。衡平法法院在判案時會根據一些格言作為判案基礎,那些格言包括:

誰人欲求助於衡平法時必須有清白之軀。(He who comes to equity must come with clean hands.)

當雙方的衡平法權利相等時,將會以普通法為主要考慮因素。(When there is equal equity, the Law shall prevail.)

當雙方的衡平法權利相等時,將會以誰的權益首先出現為主要考慮因素。(When the equities are equal, the first in time shall prevail.)

 衡平法不是旨在取代普通法。相反,衡平法是普通法的拾遺,注釋和補充。衡平法極為重要,它有時起到了有效地緩解普通法過於嚴苛的作用,從而克服普通法的保守僵化,彌補普通法的空缺陳舊。兩者是法典與法典補充條款之間的關係,正文與注釋之間的關係。

普通法與衡平法互有優劣,單獨地使用某一種法律體系仍會出現一些不足之處。就是這樣,在英國形成了普通法和衡平法兩種法律規則。兩種法院和兩種訴訟程式並存的法律體制,分別適用不同的法院。

17世紀,當時的大法官和普通法法院首席法官發生激烈爭論,最後爭論提交給國王詹姆斯二世進行仲裁,國王作出了有利於大法官的裁決。那時起,當衡平法與普通法發生衝突時,前者優於後者成為定制,確定了衡平法效力優先的原則。

起初衡平法沒有明文規定的具體原則,在案件審理過程中,大法官擁有很大的自由裁量權,比如,大法官有權根據案件的具體情況,決定是否採取何種補救手段。17 世紀末開始,大法官實際上已經不再執行含糊不清的衡平法,而是明確其範圍,使衡平法形成體系。至此,衡平法管轄範圍包括:執行信託,干預抵押,行使對未成年人的管轄權,監督賬目和遺產管理,對欺詐、意外事故、過錯、威脅手段等造成的損害給予公平的補救和制訂家庭財產協定等。另外,大法官在發佈禁令、指定管理人上享有管轄權。衡平法逐漸變成了有其特點的穩定的規範體系。

18世紀,英國把衡平法院和普通法院一起納入『最高法院』,將兩種體系融合,達至現時法院採用的法律基礎。衡平法的許多原則,皆被保留下來,沿用至今。

現代法院同時以普通法和衡平法審判案件,民間卻有系統地將大量的案件判詞編輯成各式各樣的「判案報導」(Law report),讓法官和律師可以作為參考案例。

判例法令國民知道法庭是如何用法律來解決糾紛,從而領略到法律是甚麼。如果判例定出的準則是具有連貫性的,並且可以被肯定的,國民在那些準則下可以受到公平對待的,那些準則便有機會可以用來解決將來類似的糾紛,這就是所謂「遵循先例」的原則。

1 Comment (+add yours?)

  1. Gary Chan
    Dec 18, 2012 @ 15:03:40

    Thanks for your elaboration.

    Reply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